免费追书网>仙侠武侠>圣墟(下)【完结】>第1644章 大结局

  九十年过去了,凡人大多已结束一生,而映晓晓也有了一缕白发,虽然这些年她很开心,觉得很快乐,但最近她却忧伤了,她真的要老去了。

  “楚风哥哥,我要变老了,可我不想你看到我晚年的样子。”她开始主动让楚风离去,虽然有无尽的眷恋,但是她真的不想自己的老迈之躯出现在心爱的人面前。

  “我不走,陪你到老,到最后。”楚风摇头。

  “有你这些话我就知足了,可是,我不希望那样,你还是……离去吧,等我……不在了,你再回来。”映晓晓低语。

  “想我离去也行,你也离去,这是狗皇的符,你离开阳间!”楚风说道。

  “我……”映晓晓纠结,她舍不得。

  “你放心,我会不老,我会长存世间,我足够强大的时候就去找你!”楚风说道,这样他们以后还能相见。

  最终,映晓晓落泪,依依不舍,在一片霞光中消失了。

  这一刻,楚风久久不能入静,直到天快亮时他竟睡着了,他这个层次的进化者原本不需要入眠。

  在沉睡中,他竟然做梦了,梦到了晨曦,梦到他们有了个孩子,最后又梦到了映晓晓,她也抱着一个小男孩,然后他就醒了。

  不是噩梦,而是很轻松,很温馨的梦,让他久久不愿起身。

  千年后,楚风去了魂河,找到了祖物质中的魂,完善自己的妙术,提升为十宝妙术。

  他竟在这里遇到林诺依,分开太久,从未想到她在这里,她的状态很微妙,似乎在蜕变中。

  然而,他身后却传来花粉路女子的叹息声:“我失败了,你还是你!”

  什么情况?楚风吃惊,蓦地想起,花粉路女子曾经对洛说过的话,她也映照了一个形体,难道就是林诺依,不过却没有给林诺依过去的记忆。

  “你们因我分开,也因为我而再次相聚,一切随你们缘!”说完这些话后,花粉路女子彻底消散了。

  林诺依睁开了眼睛,很清亮,她轻轻叹了一声,也有太多的话语想说,花粉路女子虽然没有给她昔日的记忆,但也给了她很多的指点。

  “我们一起去成就红尘仙!”林诺依主动开口。

  在接下来时光中,他们一起走遍阳间,整整数万年,十万年,数十万年,两人从未分离。

  他们在红尘中成就仙位,踏遍了所有山河。

  在此过程中,林诺依告诉他,同荒古天帝与叶天帝都有关系的铜棺可能来头甚大,铜棺最初的主人多半就是诡异族群要找的人,这是花粉路女子告诉她的。

  甚至,花粉路女子怀疑,楚风手中的石罐,其实是也与铜棺是一体的,它是个……骨灰罐。

  楚风震惊了,好长时间没有说话。

  不过,最后林诺依又道:“这终究只是她的猜测而已。”

  成为红尘仙,林诺依与他依依不舍的告别,她说,要去找花粉女子留给她的一些机缘,要去走一走她的路。

  又是二十万年过去,楚风在红尘仙上进一步升华,果然在此果位上还有仙之极巅!

  他知道,再进化下去就是仙王了,而他现在多半无惧普通的仙王。

  成就仙之极巅后,楚风开始游历其他大世界,都破败了,全都残损了,让他触景生情。

  岁月悠悠,一百五十万年后,楚风意外见到了妖妖,他们都进入了仙王领域中。

  在接下来的修行路上,两人彼此探讨,论述后面的路与法,都收获巨大无比。

  岁月无情的流逝,大地上生灵换了一代又一代,终于一个新纪元开启了,楚风与妖妖看天才争霸,看强者崛起,他们就像是外人,在看着尘世的悲欢离合,他们只想找到曾经的那些人。

  “我听闻,大战后,我们的人……都死了。”妖妖告诉楚风。

  楚风听闻后,心中顿时悲恸。

  “将来,我会将你们全部映照出来,我要你们所有人都活着!”他发誓。

  “诡异厄土,我问候你们全家祖宗十八代!”

  在这个大世崛起时,厄土方向传来大吼声,是昔日的黑暗仙帝,也是后来踏着帝骨归来的路尽级生灵,被楚风与妖妖私下里称呼他为帝骨。

  帝骨哥又现身了?他再次去找厄土的麻烦了,他竟然没死!

  楚风与妖妖皆震惊,而后又无比的喜悦。

  “厄土中的耗子,暴龙,你们早晚会被灭了,那个追我的凶虎,生生把我追成了比他还厉害的大猛虎,我将他反杀了!”

  然后,帝骨哥在厄土大闹一番,扬长而去。

  有生灵追出来,但是却早已没有了他的踪迹。

  大世灿烂,但最后却满是遗憾,诡异族群还是来了,而这个纪元的末期,楚风与妖妖成为了道祖绝巅之境,需要契机才能破入仙帝领域。

  他们暗中参与了这场大战,但是,却也都黯然收场了,两人全都被重创,借助石罐隐蔽气机,才最终逃过一命。

  “仙帝路,路尽级,需要你我各自去踏了,我们就此别过!”妖妖也走了,又剩下楚风自己。

  路尽级生物需要的不再是与人同行,而是要自己杀上去,突破那恐怖的进化天花板阻挡。

  有几次楚风都想动用自己的双道果,但是,他最终又忍住了,他想为了将来保留,关键时刻用会更为强大。

  他自己来正常跨进路尽级,他有信心可以做到。

  当他进入仙帝领域时,他再考虑进行一次双道果的碰撞与融合,看一看能否极尽升华,倒时候去厄土杀大暴龙,杀他们诡异鼻祖,灭了他们全部!

  在这个崭新纪元的中期,楚风觉得自己可以尝试突破了,不过在这个时候他竟先感应到别人的剧烈能量波动,就在世外,就在他不远处,那是……妖妖?!

  他快速赶了过去,看到了那个风姿无匹的女子,真的是她,凭借自己升华了,迈入了路尽级领域中。

  楚风有感,也在原地轰的一声打破极限,他将自己整体融入十宝妙术中,成为第十一种祖物质,他自己是那超脱出去的一,现在与路共存!

  他要突破了!

  “不!”但是,最后他又解脱了出来,迈那最后一步时,他反熔炼了光轮,让他们瓦解了,至于道纹则烙印心田。

  轰的一声,他晋阶了,轻语道:“怎么能被法与道所束缚,我才是超然在上的!”

  这一天,厄土震惊,有数道身影杀了出来。

  只是到了这个层次,纵然数位仙帝联袂来杀,楚风与妖妖合在一起也无惧,打不过就逃,完全没问题,对方短时间内肯定杀不了他们。

  事实上,两位新晋路尽级仙帝简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第一时间没有逃,而是反杀了过去,将一个深感意外、觉得不可思议的诡异仙帝堵住了,先杀了他们一帝!

  然后,两人才遁走,借助石罐隐藏气息,避开了围猎。

  尽管知道,杀死的那位仙帝依旧可以在厄土祖地复活,但是,两人依旧充满喜悦与成就感,他们终于可以与路尽级生物战斗了。

  不过,这一役,终于是暴露了石罐在楚风手上的特殊性,诡异厄土深处,有始祖都在推演。

  “遗憾啊,想不到那个石器竟是关键之物,当年有个人带着无尽的诡异能量,葬在了铜棺中,你我得到了他的馈赠,并将我们的棺椁取而代之,埋入这片高原,从此万劫不灭,永恒长存,纵是族中仙帝死去,也能在这里复活,可是,我们万万没有想到,还有石罐,那或许是承载不祥力量的原始之罐!”

  有诡异鼻祖在感叹,在推演,最后更是震惊了,道:“还有种子都在他身上?!”

  “想不到啊,杀了花粉路那个女人后,没有得到种子,竟然落在了楚风的手中,难怪他一路突飞猛进,成长到了这个地步。”

  ……

  楚风与妖妖蛰伏起来了,在这一日,楚风感应到了针对他的满满的恶意,他皱眉道:“诡异生物中有不可想象的存在在推演我?!”

  接下来,他与妖妖很小心,在认真论道,推演后面的路,他们想更强。

  楚风将自己想以双道果来冒险冲关的想法告诉了妖妖,让她立时认真思忖起来。

  “我有个想法,我们走的是不同的路,现在我们如果将你我分别当成一个道果,然后效仿你的双道果碰撞来晋阶,会怎样?”

  “会成全一个人!”

  “不,先成全一个人,然后再回来成全另外一个人,因为,毕竟走过仙帝路,没有被成全的人,再沿着这条路重走一遍也无妨。”

  ……

  接下来,他们不断完善,最终,他们想冒险动了。

  “轰”的一声,在数十万年后,楚风与妖妖付诸行动。

  当日,恐怖的能量波动震惊了诸世,撼动了厄土,让所有人都发毛,皆胆寒。

  连诡异仙帝都心惊,寻找根源。

  楚风再次蜕变了,虽然还是仙帝领域中,但是,他感觉自己能杀凶虎了,甚至能与大暴龙对决。

  可是妖妖却在咳血,身体在虚淡化,仿佛要湮灭了般。

  “不!”

  楚风大吼,他立刻逆转道果,将一身的道行与精粹全部打入妖妖的体内,将道果给予她。

  妖妖慢慢凝实身体,渐渐恢复了过来,她的道行暴涨,成为能匹敌大暴龙般的仙帝。

  然后,她看到楚风脸色苍白,又迅速逆转道果,让楚风恢复。

  就这样数十上百次……数万次,数十万年,他们躲在无人之地,以石罐遮掩气息,不断逆转道果。

  百万年后,他们稳固了,都是可屠大暴龙的仙帝了。

  “不可再尝试了,而且现在我们的道果一样了,也无法再互补与碰撞,接下来的路还要自己走。”妖妖说道。

  “是的,但我想去厄土走上一遭了,杀一杀他们的仙帝,出一口恶气,为故人报仇!”

  当日,两人联袂闯厄土,大开杀戒,震惊诸天万界,也让上苍的洛以及远方的帝骨哥目瞪口呆。

  自此之后,妖妖还算克制,而楚风简直是帝骨哥第二的行事风格,有事没事,就去大闹。

  直到后来他才开始收敛,他想让自己的双道果碰撞了。

  不过,他不知道,厄土深处,数位始祖立身在恐怖的古棺上正在推演,想拿下他,得到他的石罐与种子。

  “有些问题,我还需要去厄土打爆两个仙帝来验证下。”楚风出关,这样自语。

  然后,他就一头杀进了厄土,距离上次他闯进厄土已经过去两百万年了,他觉得间隔这么长,对方多半不再绷着紧张的神经了。

  然而,这一次楚风刚杀进去就被困住了,有大暴龙级仙帝出手,而且不止一尊!

  最为可怕的是,还有古棺横空,在遥远之地震慑着他。

  轰隆!

  楚风在厄土大战,杀到帝血四溅,但是,他终究是不能脱困,深陷泥沼中。

  妖妖来了,帝骨哥也杀至,奈何,有古棺开启,有恐怖的生灵走来,对他们出手。

  打到后面,楚风的石罐都崩飞了出去,三颗种子都飞向不同方向,被震落了。

  他心中翻腾,拼命去追,但是来不及了,那个自古棺中走出的生灵亲自动手,夺走了石罐与三颗种子!

  得到石罐与种子后,这个怪物转身就走,进入最高厄土,那里是一片高原,也是诡异族群的祖地!

  “啊!”楚风大吼,他无比的心痛与遗憾,种子陪他走了这么久,居然落在了外人手中。

  尽管,到了后期,他出于谨慎,不再用种子晋阶,止于仙王领域。

  他觉得花粉路五老当年说的对,依靠自己撕裂枷锁,不以种子为依赖,或许更强。

  然而,现在失去了种子,他还是难舍,毕竟他们陪他走了很久。

  同时,他还不知道另外两颗神秘的种子到底有何用处,只知道吸收过一些魂物质,但是就再也无动静了。

  任他走到这个高度,都没有能够让另外两颗种子生根发芽。

  “呵呵……哈哈……”诡异厄土祖地中,几口古棺颤动,传来他们恐怖的笑声,震动所有大世界。

  他们真的太强了,最为关键的是,他们这块祖地过于非凡,可以让他们战死后依旧能在此复苏。

  不然的话,他们当中有人都被荒天帝真正杀死过了!

  “很好,石罐就是我们大祭那个人的载体,曾保存他的躯体,承载着他无尽的诡异之力!”

  “我们终于得到了!”

  “种子,竟有三颗,一颗是花粉路的祖种,很多个纪元前,我们就见识过了,并杀了那个女子,现在栽种下去另外两颗看一看能长出什么,我想无论什么种子埋在祖地都可足够它成长了!”

  随后,有古棺震动,向着楚风这里而来,要镇杀他。

  楚风眼睛红了,他失去了石罐与种子,让他本就怒火冲霄,现在看到该族鼻祖来了,要镇杀他,他自然要全力爆发!

  “妖妖,帝骨哥,你们退走,不用管我,我要大开杀戒了!”楚风吼道。

  妖妖意识到他要做什么了,果断退走。

  黑暗仙帝则发呆,谁是帝骨哥,我吗?然后,他也跑路了。

  “轰!”

  楚风发动了,让双道果碰撞,不管不顾了,在这里大爆发,冲击自己人生最为重要的关卡。

  轰的一声,这片厄土直接炸开了八成地域,诡异生物死伤无数。

  只有祖地那里,不曾受损。

  仙帝一念间,就可以游历时光长河,楚风破阶自然也足够快,他成功了,出手就打死了一个大暴龙级仙帝。

  然后,他就对上了那个从古棺中走出来的始祖,真正路尽级升华后的生命体。

  不过,他无惧,因为他也闯进这个领域中了。

  “无妨,不久是刚蜕变吗,比你们口中的大暴龙级仙帝也就强一点点,我们几大始祖都出世了,自然可以杀此獠,走脱不了。”

  “呵呵,连当年的荒天帝与叶天帝二人都饮恨了,你一个新晋的小辈自然也要消亡!”

  “什么?!”楚风闻言,顿时心痛无比,荒天帝与叶天帝都战死了?

  他知道,一切的根源都在于祖地,无解,可让他们不断复活,而别人却不行,总会被耗死。

  “我族是无敌的,是不败的!”祖地中,有诡异族的始祖冷漠地说道。

  然而,当他话语落毕,祖地高原发生了惊人的变化,轰的一声炸开了。

  “谁在称无敌,哪个敢言不败?!”

  刚才被埋下去的一颗种子,现在生长了起来,蜕变成了荒天帝,他手持一柄大剑,轰的一声,连劈三口古棺!

  “我操!”这一刻,诡异种族全都震惊了,炸窝了,有仙帝都忍不住大吼,诅咒起来,祖地怎么被人混进去了?

  “不怕,他只有一个人,我们有六大始祖,自可镇杀他!”有个老怪物喝道,眼睛中在滴黑血。

  诡异种族自己阵营的生灵都深感惊异,他们以为只有五大始祖,居然多了一位。

  然而,在那位始祖说完这些话后,他的古棺也炸开了,被人以血气铸成的一口鼎打崩!

  “我为天帝,当镇杀一切敌!”

  是叶天帝,他竟是由另一颗种子蜕变而成。

  诡异族群直接炸锅,当年,始祖不是说将这两人杀死了吗?

  不仅是诡异族群,就是楚风也头皮发麻,这是什么状况?他身上的三颗种子中,有两颗始终种不出东西来,居然是那两大天帝?!

  他们蛰伏多年,就是在等待今日这样的机会进入那祖地中?!

  “没错,你都猜对了。”叶天帝点头,露出白灿灿的牙齿一笑,让诡异族群全都胆寒。

  他进一步说道:“很久以前,我们就很强大了,奈何,我们杀死他们,这些人依旧可以复活,而我们却只要失误一次就会有身死道消之厄难,所以,荒天帝,当年以一滴血游历古今时光长河,触及到了种子,我们相商后,决定涅槃为两颗种,等今天这个机会。至于外面的我们,只是分出去的一道分魂,无需在意,今日滴血就可让他们再生。”

  楚风震惊了,而诡异族群则惊悚了,几位诡异始祖则愤怒无比。

  “我是不是将石罐与种子藏的太紧,导致你们平白多等了如此久的岁月?”楚风心虚的问道。

  荒天帝道:“不,如此正好,只有你藉石罐与种子成为仙帝,诡异种族调查后,他们才会更加相信石罐与种子的不凡,会想方设法得到。”

  楚风感慨,这实在是……让他有无尽言语,却什么也说不出口了。

  最后,他小声问道:“为什么我们三人长相有点像?”

  “因为,依据我们的猜测,铜棺与石罐都是承载那个人的尸身的,久而久之,自然有他的规则气息。”

  “而我们常持有这几件器物,带在身边,潜移默化,对我们的容貌自然有些影响,像是同一个大道母胎影响了我们三个人。”

  接着,叶天帝又道:“比如,女帝逝去的兄长,他也曾长时间接触铜棺,所以与我们也很像。”

  “你可以去回思,我们现在与少年时其实是不太一样的,是慢慢发生变化的。”

  楚风目瞪口呆。

  而后,他就大叫了起来:“给我留一个!”

  因为,他发现荒天帝动手了,一个人已经将三大始祖同时镇压,向他们杀去。

  叶天帝笑了笑,道:“我给你留一个!”他自己留下两个,给楚风剩下一位始祖。

  “气煞我也!”六大始祖都怒了,这三人也太轻视他们了。

  “你们算什么,如果没有祖地不断复活,早被我杀光了!”荒天帝冷声说道。

  噗的一声,在说话时,他就已经一剑将某位始祖立劈了,血染厄土。

  “路尽级强者留下,给我一起合杀他们,其他人,所有道祖都给我发动,去大祭,灭了诸世界的根基!”

  有始祖怒吼,发狂下命令。

  然而,这个时候,刚冲出厄土的道祖又都翻飞了回来,不少都被打爆了。

  “荒天帝天庭部众杀到!”无数人大吼。

  然后,楚风就看到了很多人,有许多都是熟悉的,如十冠王、天角蚁、九道一、孟祖师,此外,竟然还有死去的太阴玉兔?

  同时,还有不认识的许多陌生人,比如重瞳者,一条赤龙,更有荒天帝的亲子等……

  “轰!”

  剧震再次传来,又有大批人马杀到。

  “叶天帝天庭部众杀到!”

  然后,楚风就看到一只正咧着大嘴在狂笑的大黑狗,以及腐尸蜕变的胖道士,另外还有斗战圣皇等,一些本都该死去的人都出现了?!

  楚风张口结舌。

  “他们都活着?”

  “从来未死去,你所见不放过是他们映照在诸天的身影而已,真身都在苦修!”叶天帝解释。

  一刹那,楚风感觉全世界都是坑,两大天帝坑,一群死人坑,到处都是坑,他被全世界给坑了!

  “楚天帝我们也来了!”楚天帝部众驾到!

  那是大黑牛、黄牛、黎龘、老古等人,此外还有含泪的周曦,以及映晓晓等,还有密密麻麻更多的人,他们当年都被救走了。

  “全世界除了坑,原来也有高地,也有真情,也有爱啊!”楚风大叫道。

  “当!”

  钟声响了,有仙帝杀来,无始活着,在那葬坑中的巨头竟然是他的化身,他不仅复苏,而且更强了。

  白衣展动,女帝杀来了,直闯厄土。

  刹那间,一根柳条晶莹欲滴撕裂虚空,洞穿了两位仙帝,一个身穿长裙的绝代丽人也同步降临。

  有人惊呼:“是柳神!”

  接着,洛、帝骨哥、妖妖等全都杀来了。

  此外,还有荒天帝的亲子与叶天帝的亲子,一起杀至。

  诡异族群发现,单论高端战力,单论道祖人数,他们也不占优势了。

  “杀!”

  众人大吼,厄土大破!

  这没有什么悬念,当荒天帝与叶天帝占据祖地后,一切都不会有意外了。

  六大始祖都被杀净!

  其余者也相继伏诛,厄土大破灭!

  番外 楚荒叶聚首

  在红日喷薄中,林地缭绕的薄雾都色彩斑斓起来,空气很清新,混着花草的芬芳。

  不远处有一座很大的道场,沐浴在朝霞中,那片占地极广的建筑都染上了淡淡的金色,山水长廊,亭台楼阁,小桥流水,错落有致。

  这是楚风的归隐地,悬在诸世外,虽远离尘世喧嚣,但也未彻底与世隔绝许多亲朋故友都住在这里。

  事实上,他们时不时就去红尘游历,看大世的繁盛与灿烂,体味末法时代的艰难与困苦,从未远离。

  轰!

  道场深处,一头皮毛乌黑光亮的的大莽牛,顶天立地,展现本体,宛若一座大岳般高耸入云,爆发出惊人的能量,它正在“晨练”。

  若是在诸世中,它这个级数的力量早已震碎苍穹,打穿到域外去了。

  不过,这里毫无波澜,连地面都没有晃动,整座庄园纹丝不动。

  纵然一条像龙又像蚕的凶兽俯冲而来,再加上雪白的麒麟,道纹交织的异荒虎,还有返祖的斗战猕猴等加入进去,与那黑色莽牛切磋,激烈混战,此地也都没有任何裂痕。

  一阵微风吹来,晶莹的湖泊中仙莲绽放,霞光冲霄,道纹交织,让湖面涟漪点点,清香随之荡漾开来。

  楚风在湖畔的药田中忙碌,手持玉锄剖开异土,亲自将一株悟道茶的枝杈植入,等待它生根发芽。

  “楚大人,您这茶树看着眼熟,是从叶天帝的药园中偷折下来的吗?”一个红衣少女蹦蹦跶跶,非常活泼的走来,大眼灵动而又狡黠,一看就不是让人省心的主。

  楚风闻言,脸当即就黑了,纠正道:“叶天帝自己送我的。再有,楚曦,不要乱称呼,让你父亲知道,保准打的你屁股开花!”

  红衣少女楚曦青春活跃,一点也不害怕,走过来热情的抱住楚风的一条手臂,道:“不让他知道!再说了,您这么年轻,真要每天喊您老祖宗,总觉得暮气沉沉,显老。”

  遇上这么一个古灵精怪的后人,楚风倒也不觉得烦,而是很受用,默许她喊楚大人,他确实不怎么喜欢被人称呼为老祖宗。

  实力到了他这个层次,时光河流对他来说,都不过是美丽的景观,无论如何也影响不到他。

  他不禁望向不远处的园林,依稀见到了几道婀娜的身影,正在采集仙花、道果等,她们准备亲自酿造化酒浆。

  纵然是他身边的人,那几位曾与他同甘共苦,闯过最艰难岁月的女子,虽实力远未至这个领域,但也依旧青春永驻岁月难侵。

  楚风共有三个子女,多年过去,后人却是不少了。

  眼前这个很机灵的红衣少女楚曦就是颇为他所喜欢的一个后人。

  “楚大人,我和您说,我堂哥楚晓被人打了,好惨,脸肿胀的像个猪头一样。”楚曦小声通风报信。

  “楚曦,你又打小报告!”一个青年走来,鼻青脸肿,战衣破烂,非常狼狈。

  他脸上的伤痕中有符号不时闪烁,这是暂时不能消肿的原因所在,对手很厉害,留下的道纹未灭。

  “居然被人打成这个样子,难得啊,跟谁打的?”楚风问道,在这片小天地中,他从不去推演什么。

  这是自信,也是为了让生活回归本初,如果一切尽在掌控中,没有意外,那人生太无趣。

  若是一切都先行推演,有所谓的定数,那么“路尽升华”出来的还是人吗?那样只是人形的泥塑木雕,刻上了固有的大道规则的傀儡。

  “叶家兄妹对我出手……”楚晓支支吾吾,很不自然,他一向好战,结果今天被人打成这个样子,觉得非常没面子。

  楚风惊讶,道:“你不是和那对兄妹中的妹妹的关系……很好吗?”

  楚曦道:“还不是怪他自己是个花心大萝卜,瞒着叶家姐姐去荒天帝家找另外一位姐姐套近乎。”

  楚风顿时瞪眼,这还了得。

  “没有,我被误会了,实在太冤枉了!”楚晓愤懑,一副莫大冤屈的样子,道:“我是为楚林大哥送信去的,是他想与那位姐姐一起去上苍游历。结果,被叶家的妹妹误会了,喊上她哥,将我堵在了路上。”

  “而且,这还不算完呢,叶家的妹妹说,要喊上她所有的族兄每天都要堵我一次!”楚晓揉着肿胀的脸,面皮抽动。

  “那你也去喊人啊,叫上楚林大哥,喊上诺姐他们,也能凑上一队人马。”楚曦唯恐天下不乱,在这里乱支招。

  让楚晓悲愤的是,楚大人,这位老祖居然听的津津有味,那张清秀的面孔上满是笑容,颇感兴趣。

  这什么人啊?楚晓无语了,楚大人的心态是保持的太年轻了,还是太无良了?

  他不禁想到在红尘游历时听到的一些传说,楚大人当年似乎有不少“雅号”,什么楚魔,火化道祖,楚疯子,还有更离谱的,好像叫什么……人贩子?!

  尽管楚风平日不会刻意去推演什么,可是有人敢琢磨他,那还是会第一时间生出敏锐感应的,可洞察一切。

  他微笑着,露出白灿灿的牙齿,然后亲切的揉了揉自己这个后人的脸,结果让他肿胀的脸颊又直接胖了三圈!

  楚晓顿时“热泪盈眶”,再也不敢胡思乱想。

  “你好好去和人家姑娘解释清楚。”最后,楚大人才靠谱的为他支招。

  “不行,我要先击败她的几个族兄再去和她解释,不然,我不仅冤死了,而且也太没面子了。”楚晓果然好战,竟想籍此机会与对方切磋。

  “那你自己去处理吧。”楚风开始赶人。

  楚晓磨叽,不肯离去,道:“楚大人,要不您再开创一部更加强大的经文吧,再拓展出一条全新的进化路,我从头到尾跟着学。”

  “经文还不够多吗,以前的那些经书呢,你们练到尽头了吗?”说到这里,楚风数落他们,道:“那么多的经书,都哪去了,全被那只狗叼走了!”

  提及这些,楚风就脸色发黑,那只狗对经文的兴趣高的简直让人受不了,有无比严重的收集癖。

  最后,它竟然用成摞的经书筑了个狗窝,也不是要练,就是每天美滋滋的趴在里面。

  “那些经文,我们也在学呢,早已倒背如流。”楚晓小声道。

  正说那只狗呢,结果它出现了,看得出刚从狗窝里爬出来,迎着朝霞张了个哈欠,它身后的经书在晨曦中则自动发出道鸣声,熠熠生辉。

  噗通!

  狗皇直接跳进湖里,撒着欢游了两圈,随后张嘴收走一条又一条硕大而晶莹又肥美的龙鲤就跑了。

  “这祸害,那是我刚从混沌河中找来的新品种龙鲤,直接就又被它惦记上了。”楚风摇了摇头。

  不久后,狗皇将龙鲤扔给刚晨练完的大黑牛、欧阳大龙、弥天等人,让他们烧烤龙鲤,它自己则坐等着。

  很快,腐尸与黎龘也出现了,手中拎着几头稀有的珍禽,乃是诸天绝佳的食材,凑了过去。

  “这群祸害!”楚风又补充了一句。

  狗皇在楚风这里,在叶天帝那里,在荒天帝那里,都有自己的巢穴,而且这个经文收集癖晚期患者,都是以各种经书筑的窝。

  它其实很愿意呆在叶天帝的道场内,毕竟它那个时代的人都居住在那里,连无始、女帝也在,各有一座道宫。

  然而,它对女帝有些犯怵,从来不敢久留。

  至于那位的府邸,它去的不算非常多,但也不是很少。

  原本,狗皇就不敢在那里犯浑,一直很规矩与本分,所以不怎么担心被收拾。

  只是有一次,荒天帝却是将它吓了个够呛。

  那位当时谈兴很高,问它有没有道侣,有没有后人,最后更是问它,该族出产的狗奶怎么样?!

  “?!”狗皇当时脸就绿了。

  那一天,狗皇夹着尾巴就跑了,好长时间都没敢再去做客,连那边的狗窝都荒废了很长时间,筑窝的至高经卷都快发霉了。

  所以,它呆在楚风这边的时间最长,天天在这边聚会与祸害。

  当然,偶尔它也会拉上九道一与古青,跑到红尘中去游历。

  楚风的隐居地、叶天帝的道场、荒天帝的仙乡,彼此相距都不远,皆悬浮在世外,三个道场连线是一个三角形,彼此等距。

  可以说,他们聚首很容易,连弟子门徒都时不时的凑到一起切磋,共同去各界游历。

  叶天帝的道场中,除却三座帝宫外,还有紫月宫、安仙庙等。

  但药田占据的区域最大,当中着实栽种了许多的异种,都极其名贵,世所罕见,有些更是孤品。

  比如悟道茶,这株古树被叶天帝自红尘中带入仙域,历经很多个时代,此茶树早已进化到了通天近道的地步。

  故此,这种茶叶常被用来招待荒天帝、楚风等人,女帝与无始就在这座道场中,更不必说。

  狗皇在这座道场的窝,就筑在药田边上,它居住这里时,每天都在望着园子流口水,但是却始终偷盗不得。

  当它想偷吃蟠桃时,斗战族的圣皇就会站出来找它聊,为它讲经,折腾的它精疲力竭,最后逃之夭夭。

  再者,药园子中的有些药草也是它招惹不起的,有些早已在无穷岁月前就已通灵进化为人形。

  比如,一株青莲缭绕混沌气,每当看到狗皇在附近转悠时,它都会化形而出,用拳头教育它做个好人。

  清风吹过,火桑林沙沙作响,荒天帝的道场中像是染上了一层晚霞,清莲池中碧波荡漾,清漪点点,半空中更是有紫气氤氲的宫阙悬浮。

  他的道场最为广袤,曾搬运来一片连绵无尽的大荒悬在世外,有个石村在山脚下,宛若世外仙乡。

  他道场中的仙药、道树等多为他的战利品,比如轮回路上的万劫轮回莲,厄土深处的神秘大道树,都被他炼去不祥栽种庭院中。

  此时,荒天帝正与在丰姿绝世的柳神对弈,孟祖师则在旁观棋不语。

  大荒中,动静很大,那是天角蚁与赤龙在大战,彼此整日切磋,不过大荒经过加固,又有荒天帝坐镇,纵然两人打的无比激烈,可是却连一座山头都不曾打崩。

  十冠王对那两个莽夫所在的方向摇头,他不屑动手,与重瞳者正在论道,也是一种切磋与对决。

  大荒中还有不能说的秘密,养着很多凶兽,每日都大量出产兽奶。

  当然,所有人都可以作证,这是给孩子喝的,荒天帝一脉所有孩童每天清晨都要喝上一些兽奶。

  楚风的道场中,除却他的闭关地还有一座大道纹络交织的帝宫,那是妖妖的坐关地。

  她长住于此,两人时常论道。

  夜间,楚风从妖妖的帝宫中回归自己的居所,到了他这个境界自然早已不用休眠,常年不睡,精气神依旧旺盛如海。

  可是,今夜他在打坐的过程中,竟恍若陷入沉眠,他自然在第一时间醒转眸子冷冽如电。

  不过,他并未觉察到有人接近。

  他不禁蹙眉,诸世间与上苍等地,可以到这里访友的也只有洛、踏帝骨而回的黑暗仙帝等少数几人。

  楚风闭上眸子,主动让自己沉眠,他倒要看看这天上地下还有谁敢来针对他!

  后半夜,楚风睁开了眼睛,直接起身,沿着某种感应一路追了出去,踏过上苍,进入祭海。

  那是一种低语,是一种呼唤,要他过去,请求一见。

  让他惊异的是,他的道场中还有妖妖,而附近更是有叶天帝与荒天帝的道场,那呼唤竟没有惊动其他人,只轻唤了他自己,足以说明这个生灵极其不凡。

  甚至,细想的话,让人不由得心惊,楚风终于认真与严肃了起来,迈步走入祭海,追寻那个声音所在的源头。

  “仙帝献祭地?!”

  他进入祭海最深处,发现一条模糊的路,通向一座巨大的祭坛,宏伟而磅礴,矗立在由无穷残破世界组成的祭海之上。

  黑色的祭坛在冰冷的月光下显得格外幽森,上面沾着血,不过都早已干涸,成为黑色的痕迹。

  虽然一直都有传说,一旦踏上这座祭坛,自身便是祭品,再也无法回归,会血溅祭坛。

  但据楚风所知,当年女帝就是从这个地方逆转回去的,并杀了主祭者。

  “这地方还真能为谁献祭不成?”楚风漠然注视,到了他这个层次,已经无惧任何大敌!

  他直接就迈步,登上宏大的祭坛。

  “小友,你来了。”

  在那冰冷的黑色祭坛上,竟突兀的出现一道身影,很模糊,声音沙哑,宛若厉鬼在低语。

  “还真有个生物盘踞在此,你就是诡异族群献祭的生灵吗,也是他们所忌惮从而一定要找到的人?”楚风平静地问道。

  “我没有恶意。”那黑影低沉地说道。

  然而,在一阵让人心悸的波动过后,他的身上突然长出浓密的红毛,他的眼窝中呈现出死鱼般的眼白,他的口鼻,他的双目中,开始流淌黑血,他满头的发丝开始枯黄,他的体外有灰雾弥漫,整个人散发着最为浓烈的诡异气息,极其恐怖!

  都长毛了,都流黑血了,还说没有恶意?!楚风冷冷的盯着他,想出手,那便战就是了!

  砰!

  他脚下猛力一跺,整座黑色的祭坛顿时出现丝丝裂痕,而后蔓延开来。

  这让他惊叹,不愧为传说中的仙帝献祭地,居然承受了他的伟力,没有立刻爆开。

  “小友,你误会了,我这个样子,并非我所愿,而是我以前的本体就如此,病入膏肓,最终焚了自己,自此万古皆空。不过,不知何时起,不时被人献祭,时至今日,我渐渐聚来一道影。”

  然后,他就又虚淡了,只剩下一道黑影,穿着破烂羽衣,立身在那里。

  “你是谁?”楚风问他的来历与根脚。

  “我之前一片虚无,少有记忆,我之后,便是你们的世界,如你们所见,所经历。有人献祭,我自冥冥虚无中凝聚。”他竟说出这样的话。

  “厄土深处,诡异族群的几大始祖,他们的力量都来自于你身上的各种不祥症状?!”

  “应该是。”黑影点头。

  刚才,黑影身上流淌黑血,滴落脓液,都是各种病创,竟是不祥力量之源头?这着实惊人!

  “你也是青铜棺的主人,当初里面葬着你?”楚风再次问道。

  “是,模糊的原初记忆提醒我,当年我病入膏肓,迫不得已焚了自己,骨灰入石罐,置于三层铜棺内,埋入高原。”黑影点头,这是他对自身来历仅有的一些认知。

  楚风无言,尽管早有猜测了,但是现在才被证实,石罐居然真的是一个……骨灰罐!

  随后,高原地裂,青铜棺翻,石罐滚出,骨灰洒落,渐渐随风而起,遍及高原。

  自此后,石罐消失。

  而诡异生灵的几位始祖来了,沾染上骨灰,获得诡异源头的力量,以他们的棺取代青铜棺,葬入高原。

  楚风听的头皮有些发麻,所有一切的根源都是源自那个人!

  如果他所言非虚,还真不能怪此人,连他自己是谁都不知道,其骨灰也是意外洒落出去的。

  楚风沉默,而后在心中呼唤荒天帝、叶天帝,不是他自身不敌,到了这个层次,他无所畏惧,哪怕此人真正再生,他也有信心对决。

  他只是担心,这个人的骨灰就能有如此强烈的污染特性,若是让他走脱,将会带来何等恐怖的灾患。

  尽管他已经相信了此人,但还是要防备一下,避免此人身上带着的浓烈诡异物质散落出去。

  荒天帝、叶天帝第一时间出现,立身在龟裂的黑色祭坛上,与楚风并肩站在一起,盯着前方的黑影。

  “我对现世早已厌倦,对你们并无恶意,也罢,呼唤你们来此,就是想请你们出手帮我解脱。”

  楚风叹息,他忽然觉得此人很是可怜,不知道过往,一念回来,却也是毫不留恋,只想彻底解脱。

  “你对自己昔日的一切毫无印象了吗?”楚风再次问道。

  “一片虚无。”黑影摇头。

  此时,他别无所求,只愿尘归尘土归土。

  “从哪里来,却不见得能回哪里去了,但我早该消亡,不应存在。”黑影再次要求他们出手。

  荒天帝、叶天帝、楚风皆沉默,在厄土大战前,他们就已经推测出,他们三人长相相近,都与铜棺之主有些牵连。

  此人生前的容貌是否也与他们相近?

  “前辈上路吧!”

  最终,三人选择出手,在璀璨的光芒中,那个黑影被淹没了,熊熊焚烧,所有诡异物质都被点燃。

  三大天帝联袂出手,古往今来没有谁可以抵挡!

  纵然是所谓的不祥力量之源头也成灰烬,而后又彻底湮灭。

  直至最后,那道黑影也渐渐模糊缓缓消失。

  楚风意识到,真的需要盖世人物出手才能彻底磨灭那一切,刚成为路尽级的生灵都不见得能让黑影消散。

  生前那个人是谁,来自哪里,分明无比强大,怎么又会“病入膏肓”,是由何引起的?

  黑影烟消云散,但是,关于他的来历,以及曾经的经历等,却都是迷,纵然三大天帝也无从探索。

  纵是那时光长河尽头,都没有那人曾经的踪迹。

  (全书完)